Keeeeeeeino

啊啊......是懒惰

二零一六年九月十四日至十五日清晨梦境片段

一切准备就绪。

他们把头上的灯打开了,突然强烈的光线刺得有些暂时失明,眼前全是白色,所以瞎子看到了什么。

一,二,三,四,五......

医生为我戴上麻醉的罩子,一下一下数着时间,本来是由我来数的,但看在我不情愿地哼哼的那几声,便由他代劳了。

等再次睁开眼,还是白色一片,我以为我瞎了,但随后他们把灯关掉了,那些白色便立刻被黑色吞掉,之后逐渐显出天花板真实的颜色,白色,也许掺了点蓝,我的大脑现在好像还没有完全醒来,哦,麻醉剂的功劳。

“手术结束了,你已经死了,现在,你的身体,不,遗体要被捐去做医学解剖。”母亲就站在离我几步远的地方,手里翻动着几份文件,也许是我的病例,我猜。

“哦不,妈妈!我不要被送去做医学解剖,我要捐献器官!捐献器官——这样的会帮到更多的人吧!”我从手术台上猛得跳下来,几步窜到母亲面前,低头看了看自己,带着几分自信说,“我觉得我的身体还是够格的,我才刚死,可以的,妈妈——”

母亲看了我一眼,叹气道,“好吧,那你抓紧时间,去大厅填个档案就行了。”

大厅人很多,我几乎是飘着过去的,前台那个姑娘明显被我着急的样子吓到了,她蓝色的大眼睛睁得更大了,她抽出表格递给我,结结巴巴地说:“呃....先生....您可以在这里签字,但是....麻烦您先从桌子上下来....您这样会有危险的,好吗?”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