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eeeeeeino

啊啊......是懒惰

二零一六年八月五日早七点至八点四十梦境记录

1.我还是去补课了,化学。有人半开玩笑地说,暑假剩一半了你还真来了。在那里我见到了旧院里的那个小妹妹,我叫她真真,看起来长高了不少,她只是冲我笑了笑便又去和邻座的女生说话。我盯着她心想,年龄不对吧,怎么会和我同级,然而没有答案,我就没再理会了。晚上下课后老师要求我们把枕头留下,我索性连书包也留在了那里。我不想住宿,所以我回了旧院,走到最后一条巷子,那个铁柱子还立在那里。真真就蹲在旁边的水泥坡上哭,头顶一盏昏黄的路灯,有点可怜,我又想,她家不是在前面吗,怎么来这里哭,然后我就绕过她回家了。

2.我站在公园的亭子里,周围是人工湖,由于是晚上,水黑黝黝一片,我就看着旁边的人钓鱼。实在无聊,伸手扯了几下绳子,有些费力,此时黑水中隐约有点白色,应该是鱼的白肚皮。我一下子来劲了,索性开始往上拉绳子,旁边的大爷说,慢点慢点,小心钩没咬实。我犹豫了一下,接着扯。那可真是一条大鱼,从水里探出的脑袋够有两颗人头大,正面是黑色的脊背,只有反面才是白色的。那么大条鱼,显然小小的鱼钩拉不动它,它的嘴唇被划烂了,而它有些鄙夷地翻了个白眼,轻巧地又潜回水底。

那个亭子忽然动了起来,然后飞了起来,我赶紧抱住旁边的的大红柱子,以免被甩下去,因为飞得实在很快。亭子一会俯冲一会绕着弯弯上下颠簸,就像坐过山车一样,有人站在地上喊着,这是新的娱乐项目吗?笑声很大,充满好奇。

3.中午,在补课地附近有个临街小店,那里排了几个人,我也去排队,那里的招牌是活半仙。先交了一块,然后是三块五块,面额不大。有两个男人推推搡搡也进了这家店。我是无聊,想看看这半仙是否是真的半仙。直到开过来一辆大车,外面壳子白色的,里面也是白色的,铺着红地毯,一个穿红衣服的白发女人,感觉四十岁,走过来示意让我们上车,去见半仙。我暗道不好,想跑,可那女人拉着我的手不放,嘴里亲切地说着话,手上的劲一点都不松,我一边感叹着这女人手劲真大,一边扒拉着腕上的表,说,这都一点了,我就不去了,我下午还要补课呢。说完拉起旁边的一个和我差不多大的女生就跑,跑进那个小区后那女生挣扎着要回去骂我混蛋,还扇了我一巴掌,我气不过朝她走开的背影骂了一句,傻逼!

然后我就四处走走,想再找个出口,到了一个拐角,一只脚伸出去就看见那边猫着腰也来了一个男人。顾不了那么多,撒腿就跑,那男人也开始追我。明明和补课的地方离得很近,可就是跑不过去,像迷宫一样,连原来的路都找不到了,只能没命的跑,跑到岔口随便选一个接着跑,由原来的一个男人变成了三个围追堵截。仔细想想,这三个都是原来排队的人,原来都是托。

然后我就醒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