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eeeeeeino

啊啊......是懒惰

Crash Alice

这里是富人区。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这边是城市的北部,而我住在南部,也就是说,我莫名其妙地穿越了整个城市——这想法意外好笑,连带着嘴角抽搐了几下。

面前的这栋写字楼太高了,高到最上面全是模糊的,周围其他的办公楼都是一二十层的样子,楼身全是暗色玻璃,彼此倒映着彼此,偶尔射过几道光线,我猜那是太阳。马路旁有许多摊贩,各种平民样式的人穿梭于其间,有几个褐色皮肤的人穿着白色工作服,咧着一口白牙和我打招呼,随后骑着电动摩托车走了。他们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巧妙地避开各种障碍物,灵活地像条鱼,骑着摩托车的鱼。而我却因为笨手笨脚,在流动的车辆中举步维艰,我连他们的节奏都跟不上。

“你还好吗?”

大叔带着黑色帽子,他的脸藏在长长的帽檐投下的阴影后面,他很高,也很壮,蹲下这一动作使得他身上的驼色大衣紧紧地绷着,仿佛下一秒那些布料就会裂成碎片。似乎是个和善的人。

我有点委屈,不安地踢踏着鞋子,想要摆脱这种情境,不觉地提高了声音说:“不好,一点都不好!简直糟糕透顶!”大叔躲在帽子后面,低声地笑了笑,伸手将我抱在怀里,带我离开了车流中心。他起身的时候那件大衣吱呀吱呀响个不停,奇怪的是,他穿梭于车辆中时,从容地像是在跳舞,我攀在他的肩上只觉着随着他不停地转圈圈。

停在了一个巷口,从外面看仅一人宽,走进去才发现里面十分宽敞,像是进入了另一个世界。黑色的墙壁上布满污渍苔藓,有的盘旋着简易搭起的楼梯,不时有人上上下下,他们挥舞着双臂,冲着空气欢呼雀跃,丝毫不在乎那摇摇欲坠的梯子能否承受的住。正对着的这条路一直延伸至黑暗处,两边每隔七米又会各出现一个巷口,以黑暗作为帘子,看不清里面分毫。

迎面摇摇晃晃走来一个高大男人,他穿着脏兮兮的工作服,背驼得厉害,几乎要将自己对折起来。他手里拖着一个女人,看样子一路上是扯着头发过来的。周围只有男人一深一浅踏在潮湿地面上的以及女人被拖拽的声音。那女人穿着一件裙子,上面混杂着泥土污水血渍,依稀可以看出原来是白色的。她的胸脯大片袒露着,她的脸,胳膊,腿都有血污,应该是被狠狠地殴打过。男人停在一个巷口,撩起帘子走了进去,那女人偶然间看到了我,猛地剧烈挣扎起来,发出尖利的喊叫声,双腿不停地扑腾着,眼睛亮得吓人。我拿不准她是在向我求救,还是想向我扑过来。直到她全身没入黑暗。

我抓起脚边女人的头发,跟了上去。

放下帘子再站定时,眼前的景象格局并未改变,只是先前那女人已经没了踪影。离我七米远处,一个女人斜靠着墙,她身材矮小,脖子向前佝偻着,头发花白,松松垮垮地盘起,脸上布满褶皱,她伸出枯枝般的两个手指摩挲了下嘴角,喉咙中咕哝一声,盯了我一眼,侧身撩起旁边的帘子走了进去。

我转身就跑,呼哧呼哧地喘气,狼狈地像条被甩上岸的鱼,疲惫地挣扎。不知跑了多久,跑到一面不高的墙面前,我立马蹿了上去,这时我才敢回过头,那老妇手里提着刀,轻点着步子追了上来,她见我停在墙头上,也停了下来,似乎又对我失去了兴趣,懒得再多看我一眼,从角落扯过一个女人转身就离开了。我浑身一哆嗦,想起来这是武林第一高手黑老太婆,赶忙翻过墙头跳到另一边去。

最后停在了两扇铁门前,这门足足高七米,最上面挂着一木牌,写着“Crash Alice”。我推门进去,发现这是一家烤肉店,里面所有桌子椅子都是木质的,墙壁也是木桩垒起来的。这时过来一男一女,他们都很高,应该够三米,我必须仰着头才能和他们对话。我看到那个女人身上穿着一件T恤,用荧光绿写着“Alice”,我有点害怕,慌忙退了出来。

/某月某日梦境记录
/连续三天梦到在这个富人区,当然内容不一样
/武林高手什么的,也许是因为有天有人问起古龙的作品
/Crash Alice:撕碎爱丽丝
/三个梦境中的“我”身份年龄都不一样,有点想知道平行世界里自己到底是哪一个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