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eeeeeeino

啊啊......是懒惰

【ME/CD】Farewell Once More 01

一碗小馄饨:

# 这几天过的太颓废了


# 很久之前的雇佣兵脑洞,有点干不动了,发出来防止我真的就这么忘了


# Wardo还没上线,但肯定马上就会上线的


# 夹带CD私货,OOC预警



01


“市长先生,从您上任以来纽约一直对全世界的人们保持着极高的吸引力,甚至常常被称为世界上最伟大的城市。对此,您是否愿意分享一下——三个词左右——是什么让纽约成为今天的纽约。”


“这座城市根深蒂固又日新月异,我很想说类似于法律、教育、金融等等,但是我想这些都不是最根本的。”


“自由,自由,自由。”


“对这就是我心中的想法,拥有自由的纽约市民们,是你们创造这座伟大的——”


刷拉一下电视黑屏,正看的津津有味的Dustin一下被披萨卡住了喉咙。“咳咳……咳……FUCK……咳咳……Mark!”


在皇后区某个后巷的地下室里,大量廉价的蘑菇替代了原本应该在上面的牛肉粒,现在正卡了可怜的Dustin的喉管上,让他把准备痛骂Mark的力气全部用来咳出那块该死的茎块了。而事件的始作俑者,抬手关掉电视的Mark撇过头确认一下他的合作伙伴不会有生命危险,也不会产生更大面积的伤害,得到结果之后迅速回到了面前的电脑上。


黑色的界面上一行行绿色的代码在飞快的滚动,Mark做了一个小程序,帮助他筛选那些更合心意的任务。涉及到明星政客?不要,社会关注度太高,容易暴露;几千美金就想买一个人头?拒绝,行动成本都不够。说真的,现在还有人以为干活只要有一把从拐角报摊偷偷买来的枪就可以了吗?


“Mark!你为什么要关电视!我吃披萨的时候需要电视的陪伴!”Dustin终于让自己活了过来,美好的休闲时刻被破坏后也许撒旦给了他勇气,让他举着自己的鲑鱼模型直劈Mark的电脑,软绵绵的鲑鱼尾巴被攥在手里,不甘心的想说Dustin你不会是亚瑟我也不会是石中剑。


Mark头都没抬,直接拿起右手边的格洛克17,砰的一声之后9mm子弹直接打烂了鲑鱼的脑袋,棉絮纷纷扬扬掉进Dustin的嘴里,引起另一阵剧烈的咳嗽。


“Jesus,Mark,你还知道我们待在自己家里吧,这里可是人口密度最大的皇后区,更别提现在是晚上9点,正是享受家庭娱乐的时候。”


“所以绝对不有人在听见枪响之后愿意跑出来看看自己的邻居是不是死了。”


是什么让纽约成了最伟大的城市?是自由吗?当然不,全世界超过两百个主权国家都拥有自由,同样他们也拥有教育,法律和银行。Dustin会回答《权利法案》和自由女神像,可是前者是一份分裂宣言而后者只是其他国家赠送的一件礼物。所以Mark的答案是纽约不是最伟大的国家,也许曾经是,现在也不是了。


在繁华的地下,就算是个穷人攒一年的钱也够买下仇人的性命,这才是纽约的自由,让他们在这个地方如鱼得水。


Mark和Dustin相识于十年前的波士顿,当时勉强长得结实些的Dustin面对其他几个流浪汉,挥舞着铁棍一样的黑面包,帮Mark保住了他参加替考挣来的20美元。即使后来的Dustin每每在酒吧里吹嘘自己,用一根黑面包就能击退五个橄榄球队员,Mark也从未反驳过他。因为他知道对于那个时候的两个小孩子而言,三个流浪汉比五个球员危险得多。


后来生活教会了他们更多的技巧,十五岁的Mark溜进大学旁听学会了编程,又教给了Dustin。再后来两个人可以在一整个冬天都窝在房间里打联机,Dustin说我想去看看自由女神像,听说她的帽子里有藏宝图。所以他们烧了所有的材料,现金买了一辆二手皮卡,一路来到了纽约。


-


Dustin大声嚷嚷他很长时间都不会想和Mark说话了,不仅没有让他痛快的吃掉一份披萨,还打坏了他心爱的模型。地上散乱的红牛罐子和吃完的披萨饼盒显然限制了他的动作,Mark有些高兴的看着室友仅剩的空地上跳跃着表演愤怒。


“如果下一个任务由你来爬二十层楼到天台吹三个小时大风,我很愿意让你不说话,我来坐在车里帮你开门。”Mark冷酷的说,不出所料看见了Dustin僵硬的腰身和讨好的微笑。


“我可是控场王,你忘记每一次在你面前完美打开的密码锁了吗?你忘记那些精妙的时间计算了吗?我甚至为你侵入了CIA!”Dustin不甘示弱,收起了自己小肚子,尽可能仰起头用鼻子朝向Mark的方向。哦,该死,他不该省钱买打折披萨的,胃部的不适让他完美的蔑视表情产生了一丝裂缝。


“你说的完美是指我被堵在门口7分钟保安已经可以准备抬手射击才终于打开的门吗?你入侵CIA难道不是因为……”


滴滴滴的消息提示阻止了Mark进一步摧毁Dustin的防线,看上去纽约的有钱人终于为他们提供了一个完美的任务。Dustin凑过来看电脑屏幕,紧跟着惊叹了一声:“WOW,隐居老年富豪,完美的对象。”Mark花了一点时间顺着IP摸了一下任务发布者的信息,这下子连他也想感叹了:看样子有人等遗产等不及了。


立案风险低,任务酬金高,看来他们需要出门一趟了。


-


Face酒吧距离他们的地下室有三条街,老板长得好看极了,这是Dustin在第一次见到之后在Mark耳边神神叨叨两天的原话。这个可怜的人终于迎来了他旺盛荷尔蒙的青春期尾巴,也许不久的将来他还会拒绝分享同一块廉价的披萨,而情愿到隔壁的餐馆去练习使用可怕的筷子。他们的目的当然不会是——不单纯是——看老板的脸,不然他吧台下面的伯莱塔92S黑洞洞的枪口已经在稳稳地的抵在眉眼之间了。


“两位稀客,想喝点什么?”金发的老板在门口的风铃传过来的时候就拿起了空酒杯。


“让我想想,Chris,哦,我想来一杯……”


“I need the book. ”Mark毫不留情的打断了Dustin的努力,他们盯上的任务都是肥肉,过不了多久就会有更多的猴子闻到香味过来了。


“那就先来两杯苏打水吧,我猜Dustin这几天喝的最多的就是红牛了。”Chris没理Mark自顾自的给他们端上两杯水划过去,顺便接受了一下小可爱的星星眼,哎,冰冷的纽约也就小天使的笑容有点温度。


“I need the BOOK. ”Mark加重了语气,Chris是皇后区的情报贩子,诸多任务的最终信息,包括时间、方式、工具、酬劳,都在他这里,这家face酒吧就是地下交易所,任务对象的照片被人领走就意味着任务失效,抢夺别人的任务也被认为是不礼貌的,所以他这么着急的要拿走那个有钱老头的照片,后面的事情就简单多了。


Chris叹了口气,转身抽出了一本酒水名录交给他,Mark直接翻到了中间,把标号为94的照片从双面塑封里小心翼翼的抽出来,反面写着一串社保账号和两句话:不造成周边财产损失之外死亡方式不限,时间限定两周以内。确保自己记住之后Mark撕掉了照片一把泡进面前的苏打水里,字迹慢慢化开之后,他拉拉自己的兜帽就准备离开。


Dustin还在为下午Mark打烂了他的鲑鱼模型而冲着Chris发牢骚,身体一直往吧台里面倾斜,看样子要是再高一点儿马上就可以滚进去了,而酒吧老板两只手臂抱在胸前正在慢慢后退,引得前面的小白兔一个劲的伸头。


Beauty provoketh thieves sooner than gold.


美貌比金钱更容易引起歹心。*


莎士比亚说的对,Mark闪过这个念头后上手抓住Dustin的后领,拖走了人形蜜糖。


纽约的天空已经所剩无几,玻璃幕墙的切割让云都不愿降临,只好在远处慢慢的聚集。


Mark打了个颤,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轻易到手的肥肉可能也会有无穷无尽的麻烦,他突然就后悔接这个任务了。


# (*)出自莎士比亚《皆大欢喜》(《As You Like It》)

评论

热度(44)

  1. Keeeeeeeino一碗小馄饨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