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eeeeeeino

啊啊......是懒惰

谋杀吾爱【盾冬/Jewnicorn】(一)

啊啊啊啊啊啊两位太太都是天使

各种穿马路:

Kill Our Darling


Daniel(from NYSM)/Eduardo(from TSN)


Steve (from Marvel)/Bucky(from Marvel)


甲方: @斯迪奥夫曼斯基


 及甲方原视频地址:【盾冬/Jewnicorn】《谋杀吾爱》预告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4445657/


乙方: 一条乡村马路


甲方保留作品一切权利,但不包括因ooc殴打乙方。


1.逆水行舟 (Eduardo)


 


整个周末好莱坞都在下雨,然而并没有什么清新的美感,城里的所有高楼建筑像被外卖包装袋罩住,散发一股被除湿剂强行抑止的霉味。


和暴雨同期而至的是我们的困境。只有在极端幸运的时候,才会有一两道尖锐的刹车声穿过雨水和二十五层高楼,历经人类所不能想象的艰辛莅临会议室,打断看似永远不会有尽头的会议进程。


人们在桌上彼此交换眼神,由衷感激楼下那个可能已经因此躺进救护车的倒霉蛋,又在弗瑞发现我们走神而大发雷霆之前装作一切照旧,好像我们都只有十六岁,正兴高采烈参加一个起码会有五个以上知名男孩乐队表演的草地音乐节。


试想你正站在极薄的冰面上。在你的脚下,鲨群正虎视眈眈,鱼翅上的软骨几乎要戳穿你的足弓。而如果你一不留神踩进碎开的冰面,不等海里的那些朋友扑上来,你的同事就会过分热心地先推你一把。


概括地说,这就是我们这些音乐产业精英的日常。


詹姆斯.巴恩斯坐在长桌的另一头,挨着老板。他已经年过三十了,在资历上远远领先我们,那些新入行的经纪人几乎视他为神。但和我们这些病怏怏就好像十年也没有见过阳光的佝偻病患者一比,巴恩斯身体里辐射出的激进和热情几乎能立即引发变种人革命。这也是从上周五开始唯一支撑我们作为体面人坐在这间屋子里的唯一原因——没有人想错过好戏,我们就是那些毫无廉耻、没有良心的、伺机要在冰面上作怪的同事。用看热闹的心态,时刻等待时机到来,好把巴恩斯推进海里,唾弃他的尸体,瓜分他的资源,洋洋得意,弹冠相庆,直到我们之中有人脱颖而出,成为下一个群体假想敌。


此外,如果少部分人还关心的话,这事儿还直接关联复仇者联盟能不能继续出现在下一个颁奖季。哇喔,让我们保持三秒钟的尊敬,复仇者联盟。


上个世纪,当我还是个穿正装、打领结、期待去哈佛升学的天真七年级男孩,我的第一张唱片,毫无疑问是Avengers Assemble,而不是什么隔着三米就能闻到极光气味的冰岛小众乐团。


那个时候人们还是买唱片的怀旧物种,网络版权官司也不像现在这样占用法务部大部分的精力和时间。


但愿上帝保佑我的记忆和智商,还有我的经济学学位。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在iTunes和其他什么见鬼的新媒介出现之前,传统唱片业以年平均百分之三十以上的增幅膨胀,并在千禧年到来之前达到惊人顶峰,然后便一落千丈,犹如喜马拉雅山上滚下的雪球。


在传统唱片业毫无美感的资本积累、扩张、崩溃过程中,复仇者联盟无疑扮演了道标性重要的角色,毕竟它是原始积累的既得利益者,又是市场坍塌的最大受害者。这话说得有些官方和拗口,因为我直接引用了某期滚石杂志的边角余料——可悲啊,在新千年之前,考虑到复仇者联盟的乐坛定位和热门程度,过于高冷和讲究情怀的杂志们通常将他们拒之门外,好像恶俗是一种会传染并且永远不会治愈的恶性疾病。而当疯狂唱片经济完全毁灭之后,在连滚石杂志也开始刊独立作家专访的时代,复仇者联盟终于荣登版面,却不得不和那些昙花一现的地下乐队一起分享狭窄的角落,也不知道是谁抬举了谁。


考虑到我们的巴恩斯先生正是挖掘这一团队的伯乐,数十年如一日兢兢业业作为它的代理人开展主要工作,一年中大部分收入都直接与乐团卖量挂钩,并刚刚过于高调地宣布和史蒂夫罗杰斯——也就是乐团的核心美国队长——度过了七年之痒。像所有中产阶级夫妇为了掩饰他们貌合神离而大操大办儿女的生日宴会一样,就算詹姆斯巴恩斯现在跳起来用领带勒死弗瑞,冷酷如我们,大概会眼睁睁看他完成一场谋杀,允许自己怀有不得体的短暂敬意,然后大义凛然又面怀沉痛地在摄像机前把他交给FBI。


皮尔斯的手机亮了。“fuck”。这是他读完讯息后唯一的反应。当他重新抬起头环视周围,大概是希望看到有哪个过于闲暇的家伙会因此而关注他。


无疑,整个房间里,只有我冲他笑了笑。


他冷淡地冲我点点头,我想这未必代表着他认为我就站在他那边。毕竟在和弗瑞过于漫长又乏味的铁王座之争中,迄今为止,独眼侠依旧占据了董事会支持的上风。


当然这也未必就定局,这一年度结束时你们就该知道答案了。


别等明年三月份我们公示财务年报,到那时候证交所系统里贴出来的将是财务部、法务部和华尔街一个替客户做假账做得驾轻就熟炉火纯青的会计师事务所通力合作的产物,除了体现我们谈判和砍价的技巧外一无是处。到这个财务年度结束,光是再次大打折扣的itune点击量就够让弗瑞颜面扫地,更别说巡演造成的巨大亏损和某些管不住嘴和脑子的歌手在公众场合发表不当言行而对社会效益造成的毁灭性打击。


简单一句话,我们烂透了,并且除了继续烂下去,别无他法。


“我们需要更多的刺激!别他妈的再和我谈什么精选集了,巴恩斯。”


眼下弗瑞终于不再满足于和巴恩斯拉拉扯扯,从一个销量陷阱里陷入另一个滞销魔咒。而当他一边敲桌子一边发出野猪般怒吼,巴基——是的,私下里我都这么叫他,论关系我们远比同事要近——不甘示弱地,开始掰起腕子。


我不知道如果他们打起来谁会占更占便宜,毕竟巴基虽然是个小个子,但打架从不留后手,准确地说,像发疯。


2008年初,也就是我遇见丹尼尔的那一年,巧的是,我也认识了巴基。


那时候他可不是现在这副被逼进绝路的鬼样子。


当他大摇大摆走进学子餐厅,从鳄鱼皮夹里——哇哦,多么不环保——掏出一叠可以买掉整个酒吧一轮酒水的大钞,并把它们慷慨地拍在吧台上时,我正坐在一群火辣的、随时可能和我签约的划艇运动员们之间,跨越乌烟瘴气和摇摆不定的昏黄灯光,向与巴基勾肩搭背进来的丹挤眉弄眼。


当说起一见钟情,我的老朋友马克会冷酷地强调,这全是荷尔蒙紊乱造成的物理性损伤。鉴于他是个混蛋,并且我已经很久没和他说过话了,他说什么都是狗屎。


而丹搭上我的原因和我搭上丹的原因如出一辙,作为一个新人经纪人和一个思考要不要入行的资深经纪人的后辈,我们都想挖对方出道,创造一个新兴巨星和唱片制造机,而不是简简单单地、一而再再而三地,和对方搞在床上。


虽然我对这一点倒没有什么怨言。


巴基曾对丹的出道表示出极大的自满,他将我带着丹和我本人的合同投奔他的团队视为他人生的一大重要里程碑。在这一刻他根本不知道我们想做什么,而无论是我还是丹都不会把床笫之间说过的混蛋话当成巴基应该知道的讯息用邮件抄送给他。


换言之,在这件事情上,只有丹和我是盟友,其他的人,包括巴基和弗瑞,包括“四骑士”的其他成员,对我们来说不过都是权利游戏里的棋子,区别只是活了三季,或是根本捱不住三集。


但这并不意味着我和丹就要复制巴基与斯蒂夫罗杰斯的历史,历史和Billboard本身就证明了他们俩和复仇者联盟一样加速度在一眼望不到头的下坡路上。


在丹作为“四骑士”的队长正式出道之前我俩就掰了,中肯地说,过程十分友好,气氛算得上和谐,有需求时还会滚在一起,在演唱会上偷偷比划一两个心照不宣的虚伪示爱手势。


谁他妈会爱啊。


所以当“四骑士”的经纪人慌慌张张跑来和我抱怨周刊小报拍到丹和他的队友哈莉在车上接吻,我甚至还觉得有些好笑。


说真的,这年头女明星都能和女助理订婚了,两个当红乐团辣爆了的男女成员,怎么就不能谈恋爱?


“爱德华多,你得帮帮我。”那家伙在电话里苦苦哀嚎,而此刻我的音箱里正放着一首今年以来最为惨绝人寰的歌手投稿,整个A&R工作区里共振着人类诞生后面临的不可逃避的凶残考验。天哪,就连让猫抓光盘表面也比这可怕的女人发出的声音要悦耳。


“等等。”我试图用最平淡的语气对话筒说,在他意识到自己是不受欢迎的前将电话放在桌上。


从电脑里直接删除文件,然后把镇纸扔到对面的墙上。


“好的,你继续。”我拿起话筒,自认为文雅地说,并在OA系统上重新为自己订了一只镇纸。


基本上,只要丹能够继续为我们创造收入,继续让iTunes对他趋之若鹜,让周六夜现场每周给经纪人办公室打电话,在全球五十个音乐节的邀请名单上,最好下半年还能谈下盖里奇的电影主题曲,我不会发表更多意见。


哪怕实际上我并不是他的经纪人,也不是他的男朋友,只是个做唱片的。做我们这行,唯一重要的就是,唱片销量、唱片销量、唱片销量。也就是钱。


对此,作为盟友,我理性推断丹本人也心照不宣。


tbc


找奥夫太太要了授权,结果可能因为脑内黑泥太多把太太吓到了?


总之搞这个一方面出自对太太的爱意和敬意,另一方面还是出自对太太的爱意和敬意。


在等待太太验收试阅的时候,我仔细思考了下,发现自己在干一件一举得罪三家粉丝的事情。


首先是太太的粉丝团,你们不要怼我,太太是大家的,世界和平需要她。


其次是盾冬。我是个明面上的盾佩,这么干既捅自己家后门,又好像拆家来踢馆→_→。


最后不出意外的话,这也将是我写过的,最那个啥的jewnicorn了。虽然我不知道太太脑子里都是些什么美妙的羞羞的东西,但我脑子里无疑全是坑。


在这些之后和本文发表之前,我问了太太我能不能发文,并且追问太太知不知道我为什么要问她这个问题。


太太没看过超越星辰,太太很单纯的,她不知道。


scotty在富兰克林号上对小舰长说,我有个点子,但是我要征求你的同意。


小舰长说为毛你要征求我的同意?


scotty说,因为我不想出了问题时只有我一个人承担责任.......


太太愤怒地给我比了个心(啥?)


总之现在我已经把施工过程放出来了。太太保留一切权利,但如果你们要是在过程中有什么不开心的话,那都是我作为乙方的问题。




下一节走 反攻倒算

评论

热度(222)

  1. Keeeeeeeinojaywalker 转载了此文字
    啊啊啊啊啊啊两位太太都是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