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eeeeeeino

啊啊......是懒惰

【授权翻译】【Spideypool】 BF(F) 基友变男友(下/章四至章六‖ 全文完结!)

Jam.史派迪噗:

授权及上文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6014965/chapters/13804021


作者Carol989


译者:JX


分级:Teen and up audience


配对:Peter Parker/ Wade Wilson


总结:有5次人们认为Wade和Peter是一对。说真的,这些人是怎么得出这种结论的?他们真的没有在一起,别再问了。他俩目前就只是朋友而已,并且做了不少所有好朋友都会一起做的事。比如接吻。


还有1次那些人是对的。


【译者】关系终于有质的飞跃了,有大糖XD 虐狗注意!  文中提到的Beyoncé的love on top个人建议读完这篇后听听看会更有feel喔(๑•ั็ω•็ั๑)


ps全文贱虫虫贱无差,感谢提醒!



Chapter 4 人为失误


 


长话短说,Wade和Peter一起端掉的那个窝点,——并没有真正被炸毁,那算是一起意外——事实上是个蛮重要的窝点。Peter得让HYDRA尝尝他的厉害,他们还真是“被砍掉一个脑袋以后能立马长出两个”。不过他们的创意分要被扣不少,纳粹机器人实在是太过时了。


 


至少那些东西倒是挺容易被破坏的,网住它们的头部,将它们从楼里推出去,用力揍它们残缺的身体,你想怎么干都行。可问题是,它们有点儿烦人,像是挥舞着刀片的死亡纺纱机式的——烦人。加上它们的数量也挺多的——Wade估测它有狗屎一般多(estimateda fuckton)。


 


(后续的清理将会非常蛋疼。Peter还得问问SHIELD为什么他们没发现世界上最受通缉的组织在哪里藏了一千多个机器人,真是太偷懒了。)


 


他们已经战斗了好几个小时,然而仍有几百个机器人正在大肆搞着破坏。SHIELD想必也注意到他们因为这炸在Peter耳边的巨响而哪儿也去不了。他及时发现一大片灰尘正从街上飘散开,接着一个又大又绿的身影站起来,连同几十个机器人一起。


 


Peter从没想象过自己会经历这个,不过真得感谢Hulk。他的手臂已经开始疲乏了。


 


不过在打得正激烈的时候分神、然后被一个足够狡猾的机器人一下刺伤大腿从来都不是什么好主意。尽管肾上腺素还在起作用,Peter却明显受到疼痛的影响、尽全力不让自己的腿力气耗尽。在他网住那个混蛋的头并甩到离他最近的灯杆上之前,它就从他的手中溜走了,身体在线路燃烧的火炎中重重地摔在地上。


 


Wade踩上那堆金属并一把将Peter推开,顺便将一个Peter甚至都没注意到的、在他背后鬼鬼祟祟的机器人迅速切成碎片。


 


“有点累啦,Spidey?”Wade在看向Peter大腿上那令人厌恶的伤口时问道,毫不掩饰声音里的不安。


 


“只是给你点机会得分罢了。”


 


Peter检查了一下他的腿,然后略为软绵绵地试着站起来。他再查看了他的蛛网发射器——里面的量足够打完这场战斗,都也并非很多——还有其他的超级英雄们——他们看起来都还不错,然而即使是队长也开始显得有些狼狈。至少他们还是减轻了不少工作量,更多的机器人正往街上跑去,试图包围在那儿的Hulk。


 


那条街又长又直,两边排列有很多高大的建筑物。Wade的刀锋撞在机器人的躯体上,Peter在这回声中想到了一个计划。


 


“Deadpool,你能在这儿撑一会儿吗?”


 


“你聪明的小脑瓜终于想出点啥了吗?真他妈感谢上帝,这场打斗变得越来越无聊,就像是‘奥创纪元’的便宜盗版。”


 


“我甚至都不会问,”Peter一脚将一个机器人从壁架踢下,同时按了按耳边的对讲装置。


 


“嘿,Tony,掩护我。”


 


“收到,孩子。”


 


Peter用蛛丝将自己送到附近最高的建筑上,荡着离开了。钢铁侠跟在他的身后,在Peter围着主街织起一张厚实的网时,朝那些企图割断蛛网的家伙开火。这确实花了一会儿工夫,不过也足够及时能限制住Hulk和那一堆机器人的行动了,战火因而不再蔓延。


 


“好样的,蛛网头。”钢铁侠飞上蛛网并选了个好位置,及时击倒任何从Hulk手中逃过一劫并企图溜出牢笼的家伙。


 


有时候Peter真想在大战中停下来,好好欣赏欣赏他的蛛网作品。不过现在可不是这种时候,他只想倒向一张床后再也不起来。Peter跳起来打算回到Wade所在的楼上并结束他的工作,他摁下他的蛛网发射开关,但它只是发出嘶嘶的声音,一缕烟冒了出来。


 


这可不太妙。他再摁了摁,还是同样的结果。


 


在意识到自己完蛋了和开始做自由落体运动之间的一刹那,Peter只能想到,哦,是啊,我还是没把它修完。玛德。


 


Peter无法相信在所有超级英雄中,唯独他,会是这样死的。这真是有史以来对Spider-Man来说最笨,最笨的死法了。如果他们还打算掩盖他蠢到不行的死法的真相,他会看上去是死于那些可悲的、可循环利用的机器人的手里的。梅婶肯定会为他感到丢脸,老天啊。


 


他尝试用另一只手射出蛛丝,眼看着地面离他越来越近,他的心也沉了下去。一小束蛛丝终于喷了出来,黏在和他最近的那栋建筑上…对于阻止继续下落它还是太细了些,但也足够防止他摔成一滩肉酱了。或者这也仅仅是他理想中的情况。


 


Peter并不只是狠狠地,被砸在了地上。他还狼狈地在地上滚了一圈。他肺里的空气被暴力地排挤出来,某一刻他甚至以为自己已经没活路了。有什么东西让人恶心地破裂了,不管肾上腺素还在不在,他的腿和肋骨都疼得像要爆炸一样。


 


很显然在他倒下后的某一瞬间世界变得无声且让人晕眩。这和在爆炸中的感受迥乎不同,他没有耳鸣,却能痛苦地感受着自己的心跳,以及口中金属似的腥味。


 


还有…是不是有人正大吼着他的名字?他挺确定听到了自己的名字。在短短几秒确认自己真的没死并听到了似真似幻的一堆废话(otherworldly crap)之后,Peter决定扭过头。喊着他名字的人是Wade。


 


他面罩上的其中一个护目镜摔坏了,可是他还是能看见Wade正朝他赶来。世界开始变得明晰,而Peter却仍缺氧似的说不出话,所以他只是安静地看着。看着Wade在他身边跪下来。看着Wade神神叨叨着一些他根本没法理解的、毫无逻辑的话。看着Wade一股脑的废话被粗鲁地打断、看着有什么东西从Wade的脖子那儿一闪而过。


 


Peter眼睁睁地看着Wade的头颅不自然地垂了下来、眼睁睁看着他在倒下来的那一瞬血喷得到处都是,却什么也做不了。Wade身后的机器人举起它肮脏的屠刀转向Peter,不过一支箭更快一步射中了它。就好像一切都结束了一样,但Peter却毫不在乎。


 


他目不转睛地凝视着Wade不再动弹。


 


亦不再说话。


 


就连生物学本身都没法阻止Wade的叽叽喳喳,可他为什么现在却如此沉默?


 


“Deadpool?”Peter挣扎着咳嗽出声。


 


没有回应。连一丝身体的抽搐都没有。


 


Peter试着坐起来,疼痛让他的视野开始泛黑。在他确定自己的肺还没有穿孔之后,他可以等会儿再处理那个。Peter将Wade的头抱起来靠在自己的颈边,并让他俩保持着舒服点儿的姿势。如果他是第一次做这种事,他本会故意做出很嫌弃的表情。他本会这么做,如果Deadpool还能活动的话。


 


“Deadpool?”他又试了一次。他的喉头因为问询而揪紧,手指一边轻抚着雇佣兵被毁掉的制服,“该死,Deadpool,别再演戏了,我们还在打仗呢,”没有应答,“Wade,振作些,你是不会死的。”


 


他觉得眼睛像是灼烧般的疼,同时告诉自己那些事不会发生的。Wade不可能死。Wade不能死。Wade不能因为他而死。因为他那个蠢极了的失误。然而时间流逝,他从来没在这么久之后还未完成自愈,为什么他要花这么久的时间醒过来,为什么Peter越来越喘不上气?


 


“你不能死,”Peter自言自语地重复道,“不是现在。昨天的事我还没原谅你呢。Wade。Wade。快醒醒。”


 


他大概意识到战斗已经结束了,接近他们的脚步声从屋顶另一头传来。但这都没什么所谓,Peter脱下了自己的面罩、好让所有人知道他的受伤情况没那么糟糕,毕竟Wade随时都有可能醒来,然后说一些傻话。


 


“他是不是真的…?”有人喃喃低语。


 


“我也是这么想的…上帝啊,真不敢相信。”


 


“Spider-Man,”一个饱含怜悯的声音——是Steve吗?——呼唤他,“我很抱歉,但我们得把你送回大厦里,你受伤——”


 


“再给我一点时间!”Peter打断他,“他不会有事的。”


 


他已经打算要踢走或是喝退那些试图碰他、把他拉走的人。他不会在复仇者们的面前失声痛哭,却感到自己随时会失去力气重重倒在地上,再一次地,也许Wade的情况很不好。Wade会没事的、他不能——


 


事情在Steve的手马上就要碰到Peter的肩膀时出现了转机。


 


“哇哦,这确实花了挺长时间,”雇佣兵坐起来,揉了揉自己的脖子,“死亡女神真的很想追上我,妈呀。”


 


“我都不会感到惊讶了。”Clint评价道。


 


Wade飞快地扭过头,瞪大了眼睛,“额滴神啊,Spidey!我还以为你已经死了,溅在水泥地上就像某个你的昆虫表兄弟一样,”他的语气突然变了,手来回在Peter的身体上方游走、没有任何触碰却颤抖得厉害,“该死,就连黄色也认为你再也不会回来了。我不——”


 


Peter不确定该怎么做。他真的很想揍Wade一拳,真的很想躺下来大笑着掩盖之前的恐惧,他还想抱住眼前的这位雇佣兵以确保对方真的没事。Peter的胸腔一时没法容纳这么多的情感、几乎要因此而破碎。


 


多亏他此时的混乱,他现在亦没觉得自己有多在乎复仇者们就近在眼前,所以他一下子把Wade的面罩拉到鼻尖,将他们的嘴唇贴在一起。Wade立马停下他的喋喋不休,不过还没等他回吻,Peter就脱离了两人间的触碰,在他抱着Wade的脑袋的时候试图整理自己的思维。他脑子里还有很小的一部分正等着随时晕倒呢。


 


“胜利之吻,我们都还活着,”他喘息道,“你真是不可思议。”


 


“哥是个不退不换的模型,你早就知道的。”Wade回答,“顺便一提,我很确定你还不至于如此柔韧能把腿弯成这个样子。”


 


一个小时后,他们待在Stark大厦的医务室里,医生方才悄悄地出了病房。Peter从胸到脚都被绷带缠了个严严实实,不过幸亏有他的变异能力,他一周内差不多就能康复,或者最多两周,不过在他的肋骨不再摆得像迷宫那样之前,他被限制不得下床走动。


 


整个过程Wade都陪在他身边,哇啦哇啦地制造着噪音并逐渐将可怜的大夫逼疯。Peter倒觉得这样还挺不错,毕竟他不确定自己能不能再忍受一次Wade的沉默。


 


“好了,你现在看起来也没他妈那么糟了,”他说着,一边站起来,“我要去给咱俩弄点吃的,那些人以为超级自愈因子得和医院伙食一块儿起作用。但你不能在我他妈的看管下吃肥皂,小天才(schookums)。”


 


止痛药的功效来得很快,Peter感到有些昏昏沉沉,所以他仅是点点头,对自己嘀咕道,“小天才?”


 


不过Wade并没有径直向门走去,而是笨拙而尴尬地停在他的床边。在Peter来得及问出什么事了之前,Wade便俯下身紧紧地将他拥入怀里。有一点疼,Wade皮革材料的制服因此发出吱吱的响声,而且他们的姿势也挺别扭的,以至于Peter没法完全回抱住对方。


 


不管怎样,Wade的脑袋贴着他的肩膀,手臂如此温暖。Peter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暗自想到如果此时他们是躺在他家的沙发上睡觉该有多好。


 


“别再像那样把我吓够呛了,Parker。”


 


Peter的舌头重得像铅做的一样,所以他只是点了点头。


 


“有时候我会忘事。我忘了你不能像我一样把身体重新缝接起来,有一会儿我——当你摔下来的时候我脑子里的声音瞬间疯了。我几乎失去所有理智。”


 


“还早着呢,”Peter嘶哑着说道,感觉Wade贴着他的脖子微笑起来,“那些声音现在还疯着吗?”


 


“没,他们很安静。”Wade直起身,不过Peter立刻拉住他的一只手,“我本可能要一个人吃完那么多的煎饼。我做不到,babyboy,可我得好好活着、保持好我的帅气。万一你从某个诡异的漫威平行宇宙作为僵尸或者其他什么回来了怎么办?你绝对会甩了我,再找个比我更好的高富帅(a better piece of ass)。”


 


Peter咯咯笑着,脱口而出,“我不会离开你的。”


 


他们凝视着对方整整一分钟,Peter在药物的作用下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而Wade罕见地一语不发。他捏了捏雇佣兵的手然后松开,想陷入沉睡的欲望比任何时候都更强烈。


 


“那些声音现在有一点点疯,”Wade坦白,“我得去弄点吃的,在我真打算跳到你身上再断几根骨头之前。你确实很懂如何俘获一个男人的心、好让他答应和你结婚,淘气的小猫咪(kitten pickles)。”


 


“快走啦。”Peter朝他微笑。


 


Wade刚一走Natasha就进来了,在这没什么门的条件下她大概早就听得一清二楚。不过仔细想想,她可是个特工,物理性的屏障对她来说也根本没什么用。


 


“你感觉怎么样,Spider?”


 


Peter叹出了几句模糊的句子,他希望那是“是啊,我糟透了但也没啥生命危险(f*cked but alright)”。在看到她嘴角轻微地上扬时,他想他确实是这么说的。


 


“很好,因为当你看起来没这么惨以后我们得好好聊一聊。蜘蛛之间的。你害我输了十块钱而我甚至当时都不在场,”她转身打算离开,不过却停住了,“另外,请继续对着Deadpool心心眼,继续让Tony不舒服。恢复健康。”


 


他翻了翻白眼——尽管黑寡妇实在是太吓人了——然后打算让这些都放任自流。他实在是太累了,懒得纠正她他绝对没和谁上床。


 


 


 


 


 


 


 


 


Chapter 5 圣诞精神


 


Bruce归根结底是对的,不是说那些约会的事,不是。不过复仇者们确实放过那个话题了。虽然也不是完全不再提起,那未免也太理想了。它随着一些让Peter耳朵发红、让Wade得意咧嘴的口哨和玩笑话而渐渐消失。


 


另一方面,Peter自己却没法完全地放下这件事。在那次意外之后,他感觉到整个世界开始轻微地倾斜,以至于他开始走得有些蹒跚。


 


在他逐渐康复的时候,Wade每天都会来看望他。每。一。天。这成了一场接近失控的冒险。有一回他带着Tony的一只沾满灰尘的金属护手出现,试图将它塞到Peter的枕头底下。经过了费尽口舌的解释以及Steve的介入调停之后,Tony勉强同意Wade继续来探望。Peter还是挺开心的,毕竟躺在床上休息真的很无聊,而大多数时候JARVIS算是你唯一称得上是“人类”的陪伴了。


 


还有就是,也许每每看到一只黑色的靴子踩上医疗港地板的时候,他的心也跳得比平时快了许多。他把这个事实当作目睹Wade差点死在他眼前的副作用,并未给予更多的关心。


 


可那种恐惧随着时间的推移也不再那么浓烈了,而Peter也回到了他本来的生活轨迹、以及毫无结束之意的怪异感之中。他痛苦地察觉到每一次他们太过靠近的时刻。他会在Wade更随意地触碰他时脸色变暗,亦会在口袋因收到一条蠢极了的新短信而震动时忍俊不禁。


 


你能在一段友情中请几天假吗?Peter非常确定他需要暂停几天。也许他可以求Tony请客让他去某个不贵的地方玩几天,或者西班牙也行。花一周的时间尽情躺在太阳底下,不用参加什么大战,不用上班,亦没有那些扰人心神的思绪。他觉得自己挺够格儿享受这么一个假期的,所以也不准备用像是勒索敲诈的办法。


 


Peter叹了口气,把某个反派网在一旁的路灯上。他只能做做白日梦了。


 


至少这个家伙已经被敲昏了,所以他不会嚎着如以往Peter常听到的“放我下来!”或是“那儿好痒你能不能帮我挠挠背?”的语句。并且他也不会看到Wade是如何摸上Peter的臀部并吻住他的场景,在他注意到他俩的面罩被拉上去之前。


 


这是自从Wade对他说了声“我马上回来”后的第一个吻。Peter已经尽全力回应他了,并试着放松肩膀的紧张,也许他们能尽早结束这个而不会引起怀疑。不过Wade竟主动退出了亲吻,同时怪异地看着他。


 


“你还好吗,蛛网头?”


 


“挺好的,”他的声音却出卖了他,“我只是有点…走神。在想一些事情,”Peter的目光落在屋顶早已累积不少的一堆雪上,快速地补充道,“关于圣诞节的。你有什么计划吗?”


 


谢天谢地Wade相信了他的说辞,眼神瞬间被点亮了,“那他妈的当然了,圣诞!我可能回去看一看盲眼艾尔然后试着随便做几个菜(hit off),因为她完全不会做吃的。或者也许会和去年一样扮成圣诞老人出现在某家孤儿院的屋顶上给孩子们送点真正有用的东西,比如子弹。他们可喜欢了。”


 


“你去年干什么来着(You did what now)?”Peter的声音往上爬了八个音阶。


 


Wade,当然了,只是继续往前走,“我想我得去参加一次任务,他们一般在这时候付得比平时要多得多。即使是冷血的黑手党老大们也不能免疫圣诞精神,你肯定会喜欢的。”


 


Peter不自然地迟疑了片刻,“你真的要在节假日的时候去外面枪击几个人吗?就没有其他什么人你想去拜访了?”


 


“也不完全是,”雇佣兵耸耸肩,“Ellie要和她的家人一起去旅行所以,没有。”


 


Peter的腿在那一刻几乎停止工作,好协助他的脑子处理蜂拥而至的数百万条推理和闪烁不停的危险讯号,“等等,谁是Ellie?”


 


“啊?Ellie是我家妹子,Spidey,废话,”他彻底停下自己的脚步,“你没读过漫画吗?”


 


这句话可绝对和Peter胸腔里不断增加的不安一点儿关系也没有。他只是稍微有点爆发,因为很显然他从来不知道Wade有一个女朋友而且看在上帝的份上他们俩每次任务结束都会拿舌头狂甩对方嘴唇尽管他们完全是柏拉图式的但是这样也很不好——Wade把手伸入他几百个口袋中的一个,然后递给Peter一张小小的照片。


 


那是一个小女孩,年纪不超过十岁,也许九岁。她有一双闪闪发亮的棕色眼睛,还有一头长长的深色头发。她脸上扬起的灿烂笑容让Peter十分熟悉。


 


“我知道,她是个小美女,”雇佣兵说着,胸腔起伏、骄傲在他的眼里清晰可辨,“一点儿也不像我,真他妈感谢上帝。”


 


Peter不确定自己当下该在意什么,是丢脸的宽慰,混乱和困惑,还是此时Wade容光焕发的脸带给他的感觉,“你…从没说过你有一个女儿。”


 


“你确定,小可爱?好吧,你真应该什么时候和她见一次,她超级喜欢你还有那些关于英雄的事儿,这一定是遗传的。她还非常聪明,是个小书呆子,不过她也知道有时候你得冲出自己的角度看待问题(you gotta punch your way out of stuff)。”他偷偷地笑了笑,在把照片收起来之前最后看了一眼。


 


“她真的很漂亮。”


 


Peter还有很多想问出口的:谁是她的妈妈?你说的“家人”又是什么意思?她多大了?这他妈到底是怎么回事?然而他很清楚自己的脑子正因为一些画面而暂时短路着,Deadpool,长嘴的雇佣兵,能从刺伤和爆炸中逃过一劫的家伙,抱着那个小女孩,手上拎着给她的礼物,教她怎么写作业…当一个真正的老爸。


 


Peter认为他接下来这个冲动的、愚蠢的决定该由他倏然加速的心跳负责,“我和梅婶要在圣诞节一起吃晚饭,也不是什么大餐。你想来吗?之后你还可以和我说说关于Ellie的事,总之别把谁惹炸就行。”


 


就好像这真有可能似的,在笑容愈来愈大的同时Deadpool爆发出一声洪亮的尖叫,“我勒个去,好耶!Spidey邀请我去见家长,真是个圣诞奇迹。谢谢你,诺亚!”


 


“这真不是…随便了。”


 


“不过还是会有些爆炸的好吧,苹果小屁股,”他窃笑。Peter呻吟一声后走远,胃里蜷着一团傻傻的满足感。


 


快进整个故事:这个时刻真是超凡地让任何唐突的决定都看起来挺不错的。


 


Peter暗自咒骂了几句,就好像这不是个糟糕透顶的主意似的,老天啊。当他觉得梅婶和Wade共处一室会很不错时他到底在想什么啊。他所知道的最好、最贴心的人和Wade。


 


让他们的轨道交汇。


 


Wade是他能生死相托的人,但Peter却唯独不能托付他诸如“别在家庭晚餐上把什么东西点着了”或是“别在我婶婶面前开一些不能开的玩笑”。


 


Peter已经把能想到的借口都想了一遍,然而没有可行的办法能在反悔对Wade的邀约的同时不像一个彻底的混球。他深深地吸了口气,将他要带的东西打包好,就像去死囚牢房一样向着他的婶婶家前进。他希望无论这顿晚餐会发生什么、自己都能扛得住。


 


“Peter!快进来,”梅婶亲了亲他的脸颊并拉着他进屋,毫不矜持地越过他的肩膀侦查着,“你的朋友呢?”


 


“关于那个,我们得就Wade的事谈一谈,”Peter畏缩了一下,“你瞧,他不算是普通人而且有时候他会和自己说会儿话或者说一些很奇怪的东西所以——”


 


他的婶婶朝他摆摆手,“我们不用再谈这个了,我知道我在做什么。他人呢?”


 


Peter叹了口气,“他马上就到。”


 


“马上”已经过去有一段时间,桌子也已摆好,热气腾腾的饭菜和饮料也准备好了。然而Wade的影子却依然没有出现。梅婶决定在他没到之前不开吃,所以他们就一直等着。一个小时过去,火鸡也开始变凉了。Peter每隔十分钟检查一次手机,可仍然没见到回复他的短信息。


 


 


他听天由命了,Wade很可能已经忘记了他的邀请或者其它。尽管这是Peter一开始所期望的结果,他却克制不了内心尖刺般的失落。正当他打算宣布Wade不会来了时,门铃突然响了。


 


梅婶几乎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抢先Peter一步把门打开。


 


Wade站在门外,穿着一件让人毛骨悚然的圣诞毛衣,戴着面罩,还扛着一大桶鸡翅,“哎呀,走错地方了。我敢肯定Peter的婶婶不住在花花公子豪宅里。”


 


Peter不该感到惊讶的,他真的不应该,但这也就仅仅是惊讶了(it didn’t make it any better)。不过看到他的婶婶咯咯笑着站到一边,也算是个小小的胜利以及令人担忧的警报,“你一定就是Wade了。快请进,外面正冻得不行呢。”


 


Wade以他一贯大摇大摆的方式走进来,朝Peter眨眨眼,就好像他既没迟到也没让他尴尬似的,“你好呀,我的生命之光?你从没说过你婶婶很性感!”


 


“请别这么说,”Peter恳求,“你为什么带着鸡翅?”


 


“你说过我得带些什么而我没法下厨所以…”


 


梅婶,上帝保佑她,接过那一桶肯德基的鸡翅并把它放在桌上,没有失礼地过多瞥视,“你真贴心。虽然我们不常吃,但它还挺搭配肉汁的。Peter,你为什么不在我重新热热菜的时候带Wade四处看一看呢?”


 


“好啊,我会的…”他等到她走到听不见他俩说话的地方,“搞什么鬼?你会做饭。”


 


“我是说我没法做饭,小笨蛋(flubber cheeks),”Wade解释道,并轻轻弹了弹他的额头,“我的厨房之前算是有点被炸烂了,这就是你一般不小心把手榴弹丢向什么东西会发生的后果。”


 


“你怎么会不小心扔出手榴弹?”


 


Wade对这个问题不屑一顾,他环顾了一会儿四周,“所以这就是小蜘蛛宝宝学会爬上墙的地方。”


 


“你知道我不是天生就这样。”


 


“是啊,不过这么说比被一只放射性感染的昆虫咬一口要酷多了。我是说,认真的,Petey?如此陈词滥调。”


 


Peter皱眉,“蜘蛛甚至都不是——管他的。去趟肯德基花了你俩小时?”


 


Wade聚精会神地盯着墙上的照片看,“你知道路况的。宝贝耶稣啊,这是你嘛?哇塞,瞧瞧那张小书呆子式的脸!”


 


“你连车都没有!”Peter打断他,尽全力不让自己把Wade拉走,“专心点儿,Wade,你开始让我担心了。到底发生了什么?是不是和你家厨房爆炸有什么关系?”


 


由于Wade的好运气,梅婶选择在这个时刻突然出现,“噢,你找到Peter的相片了。我还有整整一箱子相册待会儿可以给你看,如果你感兴趣的话——他曾经是最可爱的男孩。”


 


“他现在仍然是,对不,粘人的小蛋糕?”


 


“不!”


 


“他当然是了,”梅婶表示赞同,“不过我肯定你已经饿了,Wade。快点儿,Peter,在我完工的时候带他去餐厅坐着。”


 


Wade不需要他的指引便走开了,同时对逃离方才的对话显然不单单是如释重负。Peter紧紧地跟在他的身后,眼露杀气,因为如果Wade以为这就已经完了那他真是个蠢货。


 


然而,让他很惊讶的是,晚餐并不是那样一段让人畏惧的体验。Wade,当然了,嘴巴一直叽里呱啦个不停就好像他得靠着这个才能活一样——当然这是不可能的。不过他始终绷紧着神经,Peter从他那堆明显超速的胡言乱语中就可以看出来,并且他时刻留意着不让自己的面罩在吃东西的时候卷上去太多。


 


至少这不是“进行凶残狂欢行为”的那种绷紧神经。


 


梅婶则是最完美的晚宴主人,她尽她最大的努力不让每一个话题结束在一段让人不适的沉默里,同时始终微笑着,甚至是在她听不明白Wade在说什么的时候。而且,她一点也不在意那些涉及到男性那玩意儿的笑话。


 


再加上额外的两点让Peter开始意识到Wade正感到紧张不安,这个事实击中了他。


 


这实在是难得一见的场景,Wade从未在同一种情绪中停留太久。这让Peter的内脏沉下去,他想到自己曾尝试反悔对这个男人的邀约。老天,今晚Wade对于做他自己已经是表现得最好的一次。他最多只评论过两次Peter的屁股还有某个在那之间的东西以及勾搭他的婶婶,有人可能会说他已经很顾及礼仪了。


 


Peter准备晚餐一结束就把自己给埋了。没错。


 


“Peter,能帮我收拾一下盘子吗?”等当完一个好侄子就把自己埋了,好吧。


 


他从椅子那儿站起来,刚刚享用完甜点,而他们都吃饱喝足,感到温暖。在Peter把盘子都摞起来跟着梅婶到厨房去的时候,Wade什么也没有说。


 


“因为结识另一个人而迎来改变其实挺好的,是不是?”她在打开水龙头的时候评价道。


 


“确实如此,”Peter承认,“所以…你觉得他怎么样?”


 


“就像你说的,有一点古怪,我们可以培养培养他的礼仪,不过他是个好孩子。至少你本可以告诉我的。”


 


他把盘子放在水池里,“告诉你什么?”


 


梅婶用一种像是Peter难以理解一件极其简单的事一样的表情注视着他,“在我面前就别忸怩害羞了。我本可以做一些更好的,也许及时准备点儿礼物。而且,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对我藏着掖着,”她的语气带着关切,“你是不是怕我会评判你给自己找了个男朋友,Peter?你知道我永远不会——”


 


“哇哦,让我们冷静,”Peter弱弱地打断她,紧张地干笑了几声,“我们——我和Wade,不是一对,好吗?他不是我的男朋友,我也不是他的…我们是朋友,梅婶,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他的声音听起来才不惊慌呢,一点也不。


 


梅婶露出疑惑的神情,“好吧,我觉得还挺明显的。当你谈起他的时候我便有我的怀疑,但是今晚我还以为你最后会正式地把他介绍给我呢。”


 


Peter实在想不起自己什么时候和婶婶提起过Wade,不过这个问题还是下次再讨论吧。


 


“不!我们只是朋友,纯精神友谊的,”他揉了揉自己的头发,“天,为什么每个人都这么想?”


 


“Peter,如果每个人都抱有同样的看法,那么它或多或少是在道明真相,”Peter翻了个白眼,梅婶则微笑起来,“我很抱歉,如果你已经这么说了我也不会再多问。我只是想让你知道他是个很好的人,不论如何,如果某些事儿真的发生了,你得明白我为你感到高兴。”


 


“你是最糟糕的。根本不会有那种可能。”


 


“当然不会了,Peter,”梅婶玩笑似的拍了拍他的脸,“我一个人能搞定这些,你可以去陪陪你的非男友了。”


 


他逃也似的离开厨房,很讨厌这个假设已经不似几个月前它本可能地那般让他感到压抑(absolutely hating the way the assumption was not sitting on him the same way it would’ve sat months before)。Wade仍坐在餐桌边,把餐叉当作弹弓投射撕碎的纸巾。


 


“你知道你可以四处走动。”Peter搓了搓脸,希望能将自己的脸红归责于天气的寒冷。


 


“嘘,我在试着专心呢。”


 


“是啊,我确定你已经要输了,”他坐在Wade对面的椅子上,看着小小的纸球时不时飞入他婶婶的花瓶。Wade举起拳头挥了挥以表庆祝。“嘿,所以…今晚很棒。谢谢你没有说很多关于让人们残废之类的事。我婶婶挺喜欢你的。”


 


“她什么?!”Wade的拳头重重摔在叉子的一头,让它飞了出去并响亮地砸在墙上,“该死!”


 


“一切都还好吗?”梅婶的声音从厨房传来。


 


“挺好,别担心,只是有什么东西掉在地上了。”


 


Deadpool快速地缓过神,咧嘴笑起来,“她当然喜欢我了,baby boy,哥可是最受熟女欢迎的,她们就喜欢这些伤疤。”


 


“拜托,别说了。不是现在,也许以后吧。”


 


很快叉子被摆回原来的位置,而Peter也带着傻透了的笑意加入到这很没智商含量的游戏中,且在他和Wade斗嘴的时候无可救药地感到快乐得不得了。这一切都蠢极了,却让他的意志变得朦胧。这也许是圣诞对人们施展的魔法。他只是很高兴Wade能和他一起陪在他婶婶的身边,仅此而已。


 


几个小时之后,在他们步行回家的途中,Peter转身提议道:


 


“嘿,我一直在考虑你说的那些话。不想让你觉得我很怪不过当Ellie回来的时候你觉不觉得也许,我不知道,我可以和你一起去看看她。像是,打扮成Spider-Man的样子因为你不是说她很喜欢?也许是一份很酷的圣诞节礼物,可能,而且让粉丝开心也挺好的,我是说,如果你觉得这样不错,抱歉这有点像是无缘无故提出来的让我听起来有点像个变态。”


 


——这和Wade兴奋到癫狂以至于Peter觉到他今天过得特开心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Chapter 6 意外厚礼


 


Wade离开了。


 


在没进行任何拜访的三天之后,Peter意料之外地最终站在Wade的公寓前,打算和他打声招呼。然而那里已是人去楼空,只留下一大袋现金以及一张写有“去做任务了很快回来”的字条。日期是一月三号。


 


这也并非闻所未闻,于是Peter打算不予理睬。Wade也许一周之后就会回来。


 


或者两周。


 


可是该死的一个月过去了,Wade却一点儿回来的迹象都没有。没有短信,没有电话,甚至新闻上也没有任何消息。Peter是不是很担心?当然了。是不是有一点点无聊?的确。是不是没有那位雇佣兵的夜巡也变得有点让人疲累?可能吧。Peter是不是很想念Wade?问题不在这里。


 


Peter也不是他的老妈或者其他什么人,所以他决定不再干涉那个男人的事——反正他也不像会死的那一类。相反地,他用这一段时间来掩埋他过去几个月那些怪异的,不受欢迎的思绪。


 


在那件事发生之前,他几乎确信自己成功了。


 


首先,如果你是个曾被一只放射性感染的蜘蛛咬过一口、且每天还得与一些把自己叫做章鱼博士之类的自大狂们打交道的人,你便很难会随随便便就感到惊讶。其次,他住在纽约。他的人生已经足够诡异了,Peter得学着自己处理这个。


 


尽管如此,在他听见自己的公寓里传来那些声音的时候,他仍然不晓得该作何反应。那是被蒙住的枪声和偶然的砰然巨响,在Peter甚至还没爬完楼梯时他就已经听见了。这正好是他当下所需要的呢,被打劫。


 


四周看了看确保没有人在,他戴上蛛网发射器然后慢慢地打开门。然而撞入他眼帘的场景可不止一点点令人困惑。


 


Wade躺在他的沙发上,穿着制服,抱着一大把发皱的玫瑰,茎叶被拙劣地捆在成束打好结,Peter猜想那大约是一簇花束。并且家里的咖啡桌上还摆着一盒打开的、被粗糙切开的披萨,如果不是因为少了一块儿的话,它大概摆的是个心形。电视里正播放着足球比赛,音量开到最大。


 


那真是一大堆急需处理消化的信息,所以Peter只是站在原地,哑口无言。不过谢天谢地Wade对于打破沉寂一向随时候命:


 


“噢,糟糕,等一下,”他慌忙坐起身关掉电视里的比赛并抓起他的手机,“该死的手套他妈的做什么都不方便,iPhone应该设计一款能给使用手套的人用的手机,得和Stark说说这个点子。耶,找到了,”Love On Top开始通过扬声器在空气中炸响开来,“大惊喜!”


 


“Wade,”Beyoncè帮助Peter找回自己的声音,“这是什么鬼?”


 


“把你的下巴从地上收回来,baby boy。这是我为你准备的礼物,”Wade宣布,同时浮夸地指了指自己,“很抱歉发出了些噪音,你好久都不回来我只能让自己分一会儿心。”


 


“礼物。”Peter重复,同时关上房门,以免任何聒噪的邻居决定前来查看他们家的骚动是出于何种缘由。


 


他没能看到Wade的脸,但Peter知道对方正卖劲地朝自己挤眉弄眼,“你是要继续傻站在那里,还是过来摸摸花,尝块披萨或者做点你们蜘蛛通常会做的事?”


 


“为什么要准备礼物给我?”


 


Peter很确定今天不是他的生日,也不是Wade的——他不会在自己过生日的时候花心思准备这些,他努力回想着日历,而后脸色一沉。


 


“是情——”


 


“今天是情人节,Petey!”Wade打断他,很明显地咧嘴一笑,“快检查检查我为你写的罗曼蒂克方案。我们有音乐,有花,披萨——顺便一提是菠萝馅儿的,振作点儿(suck it up),哈!振作(suck it,又指吮吸),懂吗?总之,哥甚至还准备了超有浪漫氛围的酒,”他又从沙发后面捞出一件六罐儿装的啤酒,“香槟实在是太贵了而且我很可能用我最后一张付有薪水的支票买了一台超炫的火箭发射装置。”


 


“最后一张付有薪水的支票,”Peter在往客厅前进几步的时候缓缓重复道,“你是怎么——从头开始说,你之前到底去哪儿了?”


 


“呃,法国?”


 


Peter打算用他没有权利向Wade索取什么这点来提醒自己冷静——就像他过去这个月一直做的那样。不过很可惜,Wade就是有这个能力毁掉他崇尚和平的本心。


 


“嗨?地球呼叫Petey?我知道打断一个人的内心的崩溃戏真的超不礼貌,不过拜托,我在这里掏心掏肺耶,熊宝宝。你可以哭,或者来个表示感谢的口活儿也行,哥不挑剔。”


 


“我要杀了你。”Peter咬着牙宣告。


 


“错误的反应。”


 


“你在走之前为什么不和我说点什么?或者走的时候?只是一条短信而已,这样我也知道你的尸体没有到处散落在某个地方!你知不知道好几个礼拜都听不到你的消息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他厉声说,“你知不知道?”


 


Wade看起来像是本准备开个玩笑、却在看到Peter的脸瞬间猛然咬到舌头,“呃,对不起?”


 


“你最好真是这么想的,因为我正打算把你从窗户那儿丢出去。”Peter跺着步子朝他冲来,但Wade却完全不准备从房间里逃走。


 


相反,他最终被年轻人猛地抱住。Peter情绪激动地推着他的肩膀,使得沙发剧烈地摇了摇,然后一下子扯掉Wade的面罩吻上他的嘴唇。不管他之前有多生气,在他们开始交换唾液的那一刻,他所有的愤怒竟霎时都消失殆尽了。


 


这并不完全是一种全新的感觉,如果Peter宣称在那一瞬有电流急促地袭过他的全身、那么他一定是在说谎。然而它却又如此特别,没有肾上腺素源源不断的涌入。亦没有牙齿的激烈碰撞或是因担心被抓包而产生的神经兴奋。


 


当Wade终于开始回吻他的时候,Peter感到自己整个身子正在他的大腿上渐渐放松下来。Wade毫无瑕疵的吻技只会让Peter下腹处的暖意愈散愈开。一只手在这时落在Peter的臀部并捏了捏,这让他又往Wade那儿滑近了些——其实挺合理的,毕竟现在开始播放的正好是Anaconda。


 


当他们分开的时候,Peter确定他的心脏已经从胸口开辟了条路以便直接蹦出来。他利用短暂的几秒让自己的呼吸恢复到恐慌级别。也许他之前根本理解错了。又不是说Wade从来不和任何能动的东西调情。


 


“我真应该多失踪几次。”Deadpool茫然地喃喃开口。也正因为如此,Peter方才的忧虑立即消失得无影无踪。


 


“你敢,”他回答,没法藏住自己的笑意,“我从来不和那种去法国却没提前通知我的家伙约会。”


 


如果能从Wade极度震惊的表情里看出点什么,那就是他目前已因为Peter的发言而彻底陷入死机状态。Peter太了解他、以至于从Wade的声音就能听出他快疯了,而这一次年轻人竟奇异地为此感到骄傲,因为这都是他一手造成的。


 


“所以,那些蜡烛呢?”他挑逗道,没想从自己的新座位挪动分毫去欣赏Wade准备好的“罗曼蒂克方案”。


 


Peter觉得自己已经没药救了,因为他觉得这实际上还挺可爱的。


 


“啥?”Wade终于开口。


 


“蜡烛,像是那种,和电影一样被摆成一圈很可能只要几秒就能把我家烧成平地的?或者是铺得到处都是得花一个月才能清理干净的玫瑰花瓣?”


 


Wade眯起眼折磨起一朵无辜的玫瑰,然后将花瓣全都扔到Peter的脸上,“哥不干了!艹你的,Spider。哥都把全部家当押上了你还想要那该死的蜡烛?你这靠色相骗钱的小混蛋。”


 


“我严重怀疑这里有什么东西能超过七块钱,”Peter咯咯笑着,“对了我也从不和吃菠萝披萨的人约会,太恶心了。”


 


“真冷血,我的小糖果,”他的胳膊将Peter搂得更紧,咧嘴笑道,“我们现在正式是一对儿了,不是我是你说的。除非这是一个诡异的欢迎回来之吻,”Wade皱起眉头,“那,嗯…”


 


Peter倏然感到有些头疼,他快速地啄了一下Wade,“这不是。不过你得停止用那些昵称叫我了。”


 


“是啊,想都别想,baby boy。”Wade再次吻了吻他,所有的自信重新回到脸上,“美味熊宝宝,”又一个吻,“粘人小蛋糕,”一个吻,“草莓叭啵,”亲吻,“小熊猫宝贝儿。”


 


“实在是太恶心了,”Peter大笑,“天啊,我真讨厌你。”


 


“和那些迷妹们说去吧。”


 


Peter决定让Wade继续在他脸上到处乱亲并低声用一些荒谬的爱称和他调情,他脸上傻乎乎的笑意怎么也消散不去。现在不论是Wade还是他都不再有发言权了。但就目前而言,Peter只是很开心他们并不需要纠正和改变任何人对他俩关系的看法。


 


 


END


【译者】感谢你看到这里!全文已完结,欢迎捉虫:)

评论

热度(4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