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eeeeeeino

啊啊......是懒惰

【雷安】我当了三年混混居然被花店小哥给(上)

Axores:



祝小马哥生日快乐!




 
 


01




 
 
你要问方圆八百里谁的名声最响,一时间如果想不起来,听到雷家三少爷的名号准会赞同地附掌 : 您还别说,这名头最响的还就得数他了。 
 
 
雷家三少爷,有个响亮的名字叫雷狮,打幼儿园起就是这四方大点地著名的孩子王。家长来幼儿园接孩子看到自家宝贝杵那儿哇哇的哭,那准是雷狮的篓子。你要是问那小孩儿是不是被雷狮打了,小孩儿还得飞快地摇头 : 没被打,没被打,雷狮老大太帅了把我帅哭了。到了小学更加祸害,挥着狗尾巴草当旗帜指挥一干小弟去老师办公室抢卷子,抢完了还折成一把纸玫瑰送给隔壁班小姑娘。 
 
 
雷家有钱,势力也广,结果雷狮偏偏不愿意去什么大城市发展,小中大学都在A市这儿上,组织的恶势力海盗团扫清六合席卷八方,没听过这名字的都不能算A市人,没入过海盗团的都没脸说自己在这里上过学。海盗团名字在早餐街上几年间就没断过,每天都有新传言成为老头儿老太太茶余饭后的谈资。如今雷狮大学毕业都几年了,这名字还是没断过,无数有梦想的年轻人准备继承海盗团这个名字再干一场,结果被雷狮迷弟当场扣爆狗头 : 放肆!区区你还想染指雷狮老大的传奇!也不知道是被传言圈粉还是怎么,总之毕业几年之后还收获了庞大的粉丝团。 
 
 
雷狮读完大学本科就没读了,到现在为止过了三年,没找工作,和狐朋帕洛斯狗友佩利鬼混,文明点讲叫自由职业,通俗点说就是打流班子。如今打流班子坐在街边罗森靠窗位置,一张俊脸挂着副墨镜,长腿跷前面椅子上晃,引得无数漂亮小姑娘纷纷侧目,本人却只正了正入耳的索尼耳机,左手插兜右手聊QQ。 
 
 
 
 
“你不是来接我吗?多久了?的士打到西伯利亚去了?”雷狮单手啪啪打字。 
 
 
“要是你认路我还需要专门来接你?你感恩戴德的给我等着吧。”凯莉没好气地回他,“要不是需要你的脸给我撑场子,早晚把你发配去西伯利亚。” 
 
 
 
 
打流班子除了狐朋狗友之外,关系处得好的屈指可数,凯莉算是其中之一——A市一中著名的两大混沌恶,欺负起学弟堪称珠联璧合。学弟们本来都是看着凯莉的脸上的贼船,最后审美清一色全被掰成雷狮。雷狮也是万万没想到这种共同作恶的革命友谊竟然延续至今,凯莉今天拉他去某个聚会,雷狮不清楚地点,只好把车停在路边找个便利店坐进去,翘首以待恶友(指凯莉)过来引路。 
 
 
他低下脑袋一看,凯莉说到了,于是把墨镜往上头一扒,抬头就看到凯莉正左顾右盼走在路上。他从罗森自动门里探出脑袋向她招手,凯莉却没看到他。他于是把手机往兜里一揣,长腿一迈出了便利店,走到一半取下脑门儿的墨镜别到衣服领上,往凯莉的方向追着跑了两步。凯莉在他头上猖狂太久(其实是没有的事),他偷偷摸摸跟在后面,思考什么时候什么方式整整她。 
 
 
正当雷狮准备伸手搭肩吓她一跳的时候,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了。 
 
 
我操哪个仙人板板把老子右边肩膀卸了???!!?!!? 
 
 




 


02




 
 
雷狮强忍着痛转头,看见旁边一个花店里穿着围裙二十出头的小哥哥拍了拍手,眉头皱起来,凯莉被他护在身后。“很抱歉对您暴力相向了,但您刚刚想对这位美丽的小姐做些什么?”小哥哥说,“啊,我这就帮您把胳膊接上去,真的很抱歉。” 
 
 
你给我等一下,什么美丽的小姐,这是凯莉好吗?我想对凯莉干什么?我想把她炖了都来不及啊兄弟?雷狮的一系列心理活动被卸骨的痛给打断了,那个围裙小哥还真的过来给他接回去,两根指头往肩膀那儿一提,咔嚓一声给雷狮痛得一抽气,“嘶——!” 
 
 
这一声的含义是您可别再动了,大庭广众之下卸人骨头,真他妈的来个高手在民间啊?一瞬间就把凯莉护到身后去了,武功着实高强,但一看就是没见过世面的,还把这种高跟鞋跟猛踩人脚背的货色当美丽的小姐给护着!这耿直劲儿以后不吃亏我喊他爸爸! 
 
 
“您现在能讲话了吗?”小哥诚恳地眨巴着绿眼睛。 
 
 
“...能,”雷狮有气无力,有气炸了的心没有还手的力气。他恶狠狠地给凯莉丢了个眼刀去,那厮在围裙小哥身后抽得肩膀一抖一抖的,就差发出声音嗬哈嗬哈了。小哥又问他,“ 您是不是想对她下手被我撞见了?” 
 
 
...你还真敢想啊!高中学立体几何的时候有没有被数学老师夸过?!脑筋膨胀了吧?!“你哪只眼睛觉得...” 
 
 
“美丽的小姐都被吓着了!”他示意雷狮看看他身后凯莉,“她吓得直抖!” 
 
 
睁着你漂亮的绿色大眼睛好好看看?那他妈的是在憋笑好吗??你难道不懂肩膀抽动眼角泛泪呼吸不顺还有可能是笑到癫狂吗?二十一世纪还有你这样的耿直人路见不平给拔刀相助的??这拔的是剃须刀吧?!“我可去您马了个...”痛感还没走,方圆八百里第一小霸王雷狮忍痛之余不忘了骂人,“我告诉你我俩认识....”




这回轮到围裙小哥瞳孔一缩,“那可真是失礼了。”


凯莉终于憋不出扑哧一声笑出来,走过来揉着雷狮没被卸那边的肩膀,一边揉一边狂笑你也有今天,转头问小哥 : “ 小哥哥不是本地人吧?叫什么?”


小哥看起来压根不会收敛自己的表情,一脸难以置信 : 小姐你咋知道?我叫安迷修。爹妈从小教育我要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特别是对女性要绅士体贴,我刚刚不知道你俩认识,看到一个看起来就打流班子的人想拍你肩膀就出手了,真对不起。


废话,哪有长这么大的本地人不认识你雷狮爸爸这张脸的?你爹妈除了对你进行思想教育是不是还让你去武馆学了一身,秘传武术啊?还看起来就像打流班子,你长这么大见过比我帅的打流哥?雷狮义愤填膺。“ 没事没事,要不你就送我们一朵花当赔礼了?”凯莉不愧为交际花,“刚好我们下午有点事。”


“没问题。”安迷修进店里捣鼓了一下,捧出来一盆仙人掌。


“花语是,坚强。”他也拍拍雷狮另一边肩膀,“真对不住您。不该看您像混混就出手的,我一定深刻反省。”


凯莉已经笑得走不动路了,雷狮半边肩膀还在疼,内心翻滚的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 : 妈的,你下次完了。他和凯莉还赶场子,准备走之前抬头看了一眼花店的牌子,恶狠狠地记了下来。


小马花店。








 
03






 
“小马哥,”雷狮非常自来熟地走进花店,以一种霸道总裁剧里才会出现的姿势霸占了整家店里唯一的椅子,“我今天来给你推荐一本书。” 
 
 
“……叫谁小马哥,”安迷修把一团包花的纸抽雷狮头顶上,“您老人家怎么又来了?” 
 
 
“呦呵,”雷狮把纸卷扒开,“要是别人把纸卷子敲我头上今天他就出不了这店了。你去问问别人敢在雷狮大爷头上动土的下场是什么?” 
 
 
“能是什么,都是成年人了,要负法律责任的。” 安迷修不理他,专心剪他的花杆,给玫瑰去刺,“不买花走好吗,一大早上败坏我好心情。昨晚隔壁邻居鸟生了我今天还准备给他们慰问点礼物呢。” 
 
 
“您还真是现代社会首屈一指的活雷锋。”雷狮撑着腮帮子啧啧赞叹,“是不是周末还扶老奶奶过马路啊?” 
 
 
自从当了三年街头老大、自诩打遍附近五个省无敌手的雷狮大爷被花店小哥出其不意卸了肩膀还被安慰了一盆仙人掌之后,雷狮就经常出没这个小马花店了。他歪着脑袋看安迷修两个剪刀上下翻飞,心里想,这个人怎么长得这么好看呢? 
 
 
他第二次来这里还真是复仇的,什么都没想,先带着一干小弟来把安迷修左边肩膀卸了再说,卸个对称的以彰愤怒。结果雷狮开着自己骚包的凯迪拉克横到道上的时候,刚好看到私服安迷修来换班,对着前一个班次的店员公式性微笑,绿眼睛微微一眯,流沙包一样流出温柔,透过白衬衫能隐约看到腰。雷狮愣是一下给看慌神了,甩下一句我去打探打探情报你们等会儿再进去,自己磅地一下把车门甩上,直捣黄龙去了。 
 
 
帕洛斯也很懵逼,雷狮前一秒还咬着牙,说帕洛斯你千万记住,等会儿不管三七二十一,就算美少女偶像回你私信了也得先给我把丫的左肩膀给卸下来,不拆卸两次不能让他体会到切肤之痛,结果下一秒自己就跟路遇初恋似得猛然起身了。他再一看,雷狮本来准备砸那家伙脸上的仙人掌也忘带了,好生放在车头,还有几分护眼防身的味道。 
 
 
雷狮在脑子里搜刮了几遍新颖的搭讪方法,最后还是没想出来,进去喊了声 : “来找束适合大爷我的花!” 
 
 
安迷修刚把包放下,头抬都不抬直接往门外一指 : “咱们这儿没有狗尾巴草,您请回吧。” 
 
 
这一下子可把雷狮气乐了。安迷修没意识,自己已经成功引起了雷狮的注意。现在雷狮每周必来烦他一次,扣门一样敲两下桌板,“怎么感觉有小姑娘在的时候你就变了个人?” 
 
 
“那是对女性基本的尊重。” 
 
 
“唉,所以说你还没跟上时代步伐,现在小姑娘鸡贼的很,你这样儿的往这一站,要是没你这张脸给撑着,一个字儿就能直接吧唧你脸上了——蠢。” 
 
 
说完雷狮也开始在心里批判自己 : 我怎么就看脸这么肤浅呢?“你爹没和你说过这样泡不到小姑娘的吗?” 
 
 
安迷修似乎也没有意识到泡不泡的到小姑娘这一点,感情他二十几年人生过得比定海神针都正直。唉,你这样的,也就只有我要了。雷狮想。 
 
 
不对,我他妈对一个初次见面就卸我右边肩膀的人想些什么?再怎么样也得先一命偿一命,先把安迷修冷流热流两只猫用仙人掌挨个儿压一遍再说,解气。 
 
 
 
 
 
 
   


-------






标题是填空题。


尽我所能还原了一下漫画的恶心帅安(...)我真的是安吹,请大家信我。


这里是给下留的空。





顺便不要脸的给我的瑞嘉打个广告,是up主们的故事


广告走这里
















评论

热度(8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