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eeeeeeino

啊啊......是懒惰

【雷安】挑衅,失败

写在前面:

普通现世AU

短篇,一发完

算是轻松向吧

ooc,雷狮写得硬不起来:-(

和挑衅没啥关系

___

挑衅往往不需要太大的理由,也不需要太大的动作。

一个欠扁的眼神就够了。

酒吧包厢里的光线踏着音乐的拍子忽明忽暗,来回走动的人端着来回流动的杯子,里面金黄色的液体转眼就变成了黑色,善变的冰块被酒精冲昏了头脑,上上下下浮动个没完,当然,如果它有脑子的话。

安迷修坐在人群中虚握着杯子,里面的液体总是少了又满,满了又少,周围的人有的是理由让这个和善的年轻人喝下手中的酒。而安迷修也不想拒绝,这本就是个开心的日子,不该让自己毁了这个聚会。

虽然他实在不懂他们为什么要庆祝金的母猫产下了格瑞家公猫的崽儿,这有什么值得庆祝的?好吧,他承认小猫是很可爱。但金和格瑞,他们两个人就住在一起,那他俩的猫嗯嗯啊啊顺便下崽儿不是迟早的事吗?已经被灌下无数杯各色液体却仍觉得自己无比清醒的安迷修表示十分不解。

“说的也是,那两个死gay。”

安迷修不知道对方是不是在和自己说话,回过头直愣愣地盯着对方看了半天。就算是透过头顶打下的浑浊的灯光,透过那人嘴里吐出的缕缕烟圈,那双眼睛依然紫得发亮,安迷修一时有点卡壳。

“怎么了,骑士大人,我就那么好看吗?”

还很欠扁。安迷修这下子回神了,他旁边坐着雷狮,那个一见面就能使他丢掉良好修养的雷狮。他和雷狮为什么会坐在一起?雷狮为什么要抽烟?无数问题像是山上滚落的雪球一样一股脑地砸在了他面前,答案都来不及寻找,紧接着他看到雷狮笑了。

如果说对方不能领会你的眼神,那就附加一个欠扁的笑容就好了,左边嘴角翘起30°,右边......

很显然安迷修不准备给雷狮翘起右边嘴角的机会,他“嘭”得一声把杯子摔到桌子上,揪住对面人的衣领就压了过去。周围的人纷纷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转头像看大熊猫交配一样围观着叠在一起的两个人。旁边的服务球茫然无措地看着这群仿佛被下了定身咒般诡异得不得了的人,还是哆嗦着尽职尽责地打着灯光。

粉色的灯光打到金和格瑞身边,金有些紧张地扯了扯身边人的衣服,“格瑞格瑞,他们是又要打起来了吗?用不用把他们拉开啊?”格瑞不知如何解释,犹豫了半天,只能说:“......不用,应该不用。”

紫色的灯光转到凯莉的脸上,凯莉扶着额头,尽量不让自己肩膀抖动得过于明显,略带惆怅地呢喃道:“现在的年轻人啊......”如果雷狮手指间夹得那支明明暗暗的烟是叼在她嘴里的,那就好了。

绿色的灯光扫到海盗团其余几人的时候,佩利已经喝高了,抱着靠垫说胡话,日天日地,而帕洛斯托着下巴看得起劲,应该录下来的,他有一下没一下地绕着佩利的头发这样想着。卡米尔看了看手机上显示的时间,已经晚上十一点半多了,他该回去睡觉了,毕竟他还是个高二的孩子,至于大哥,他相信大哥会处理好的,只不过医院离这里有点远,救护车能不能及时赶过来,这是个问题。

终于,暧昧的黄色落在了仍在沙发上僵持着的两个人,气氛一下子变得有点不对。雷狮懒得管其他人的反应,目光牢牢地锁定在趴在他身上的人,他也拿不准这位大爷想做什么。如果是干架,对付一个醉鬼,他一只手就能应付得了,如果是干别的,还能干啥?

安迷修跨坐在雷狮的身上,眼睛睁得老大,他几度张口欲言又止,两个人靠得太近,鼻息混着酒精纠缠在一起,堵得他说不出话来。然而实际上就在他压上雷狮的那一瞬间,他就忘了自己要说什么了。可他就是不愿意向雷狮认输,哪怕一次都不行,此时有了酒精壮胆,就更不行了。但他实在是想不起要说的话。同时也是酒精在作祟,安迷修抽了两下鼻子,凑到雷狮耳朵旁,猛地大声嚷了句:“混蛋恶党——”说完他就趴在雷狮身上不动弹了,估计是睡着了。雷狮只觉得眼冒金星,脑袋要炸,他没料到安迷修会来这手,被喊完愣是吓得抖了抖。

趴在他身上的人还在不停地嘟囔着“混蛋恶党”,似乎是怕他听不见,半张脸紧紧地贴着雷狮的耳朵,连呼吸都尽数喷洒在雷狮的脖子上。这可把雷狮吓坏了,就好像十八岁的纯情小处男身上正趴着自己的初恋情人,他手都不知道该往哪放。

雷狮此时学会了叫外场救援,然而每个人都摆出“我懂的”“大家都懂”的成年人表情,朝他挥了挥手排队走出包厢。最后,雷狮将求助的目光投向了剩下的卡米尔,因为他们走得太快就像龙卷风。卡米尔收拾好围巾,冲着大哥点了点头,并且贴心地关上了包厢的门。

黄色的灯光晃得雷狮头晕,简直搞不清楚现在是什么状况,于是他决定抽根烟冷静一下,然而伸出的手连烟还没摸着,他就像触电了一样僵在了那里。

安迷修在咬他耳垂。

他竟然敢咬我!

雷狮有些生气地收回了手,同时也有点委屈,不敢有太大动作,因为他能感觉到一旦他的动作让安迷修不舒服了,安迷修就会咬得更重。有多重呢?这让他想起了以前集体去格瑞家撸猫,那时候格瑞的公猫还没泡到金的母猫,自己还一口小牙,奶声奶气地叫个没完。当时安迷修举着那只猫挡在脸前,捏着嗓子说:“你好啊,雷狮大猫猫,等我长大了,讨伐的第一个恶党就是你!”雷狮一脸嫌弃地说:“安迷修,你别是个傻子吧。”少有的,安迷修没有再还嘴,可能是玩得开心了,一边说着“踩死你!踩死你!”,一边抱着猫让猫在雷狮身上踩来踩去,甚至在雷狮干干净净的头巾上留了几个梅花印。

雷狮盯着安迷修的笑脸,心想,笑得这么灿烂给谁看啊。像是为了回答他一样,奶猫长长地“喵呜”了一声,雷狮收回目光,恶狠狠地对着奶猫说:“反正不给你看!”奶猫毕竟斗不过面前的人形大猫猫,惊叫一声躲到沙发下面不肯出来,安迷修无奈地叹了口气,“你说你这么大人了,跟一只不会说话的奶猫凶什么凶,有本事冲我来啊。”雷狮心里不平衡,不就是一小猫崽子,他还是大猫猫呢!于是他刚准备摆出一副凶狠表情表示自己不是吃素的,安迷修就站了起来,顺手揉了把雷狮的脑袋,留下呆楞在原地的雷某人。

现如今,那只奶猫也当了爹,而他和安迷修仍是这幅半死不活的模样。谁也不敢迈出那一步,又自我安慰着,现在也挺好的,起码是朋友。

是朋友吗?雷狮有点不大肯定了。哪有朋友见面就吵,吵完就打的,就像是上辈子的争吵留到了现在,他们总有不对头的地方。

是敌人吗?哪有敌人打完架还给彼此上药煮面的,不得不说,安迷修的煮面功夫就是这样锻炼出来的。

偶尔去医院躺一躺,睡个临床,为了一个苹果都要争个半天,不过每次都是他雷狮赢,这点认知暂时安慰了一下他此刻拧巴的心。

雷狮哼哼唧唧半天,终于决定了,他不指望安迷修这个胆小鬼了,他去把人抢过来。

他雷狮是谁,海盗啊。遇到想要的,直接抢过来就是了。

大不了再打一架。

反正他不撒手了,安迷修自己看着办吧。

雷狮陷在思绪里还没脱身,他感觉身上的人动了一下,那双绿眼睛睁了又合,合了又睁,安迷修打了个哈欠,“......恶党......?”雷狮翻了个身,将那人侧着搂在怀里,再次恶狠狠地说:“白痴骑士,睡你的吧!”

等怀里的人再次入睡,雷狮又后悔了,他真应该把安迷修弄醒,自己去睡觉,让这个白痴尝尝自己纠结的滋味。就这样想着,雷狮紧了紧手臂,搂得更紧了,勒死他算了,空调开得这么大,冻死他算了。

最后,雷狮得出结论,假酒害人,以后多给安迷修喝点假酒好了。省得他去祸害别人。

END

___

写在后面:

雷狮搂住安迷修,是因为空调开得太大,而安迷修只穿了一件衬衫

雷狮最后硬没硬,我不知道,反正我是硬不起来了´_>`

写得感觉两个大龄儿童


评论(1)

热度(24)